新闻是有分量的

重庆秀山县发生塌方式腐败 270亿究竟进了谁的口袋

2018-08-14 15:14栏目:商业
TAG:

正文:

近日,记者收到重庆秀山县下属多个乡镇村民的联名(实名)举报,指出村与乡镇干部联手骗取侵吞贪污国家复垦补助资金,违法占地建房牟取房屋拆迁补偿,并利用手中的权力以权谋私,弄虚作假,且金额巨大。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相关事件的延续时间已较久,中央巡视组曾责成重庆市相关部门妥善解决,但心生希望的村民随后却不断遭受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的推诿扯皮,威胁施压。事件的久拖不决,已使利益受损的农户民怨沸腾。

此举报案涉及的乡村均属秀山县管辖,涵盖有:龙池镇干川村、河口村,涌洞乡楠木村,石耶镇西大村,钟灵乡马路村,妙泉乡妙泉村,宋农镇中山村等等,如此多的乡镇被村民举报贪污复垦宅基地补偿,难道又一场“小官大贪”式的基层塌方式腐败即将上演?

村民泣血陈情,他们究竟遭遇了什么?

龙池镇干川村:国家千万补偿款去向不明。

干川村2011年复垦面积合计达到11984平方米,其中已支付补偿面积6224平方米,余5760平方米未支付。补偿规定中要求每平方米补215.7元,余下面积折合补偿款124万元。但问题在于镇里无论已补偿面积还是未补偿面积均按每平方米180元计算,已补偿面积中每平米扣付的35.6元,合计14万元,加上一直不给补偿的剩余面积,2011年该村复垦补偿138万元去向不明。

2012年情况更为复杂,干川村上报宅基地竣工面积103173平方米,但实补偿宅基地面积只有53014.7平方米。按每平方米202.6元的价格计算,余下的50103平方米补偿金为1128万元。但该乡仍以180元价格进行的补偿,每平米扣22.6元,折合补偿款为120万元,也就是说,2012年干川村1248万元的补偿款去向不明。

且不论两年合计1386万元是否进入私囊,在复垦数据统计上该村原村长严易超弄虚作假为亲友虚报面积的行为已经坐实,比如,2011年中严雪峰(严易超之子)无房却领取了594平方米的金额补偿金额。类似的事件尚有很多。

龙池镇河口村:手段相似,千万巨款中饱私囊。

河口村与干川村同样隶属龙池镇管辖,虽然村干部不同,但是村民的遭遇却类似。2011至2012年间,在村支书田庆德的“大胆”操作下,2011年20070.6平方米计433万元的复垦补偿,以及2012年49961平方米计1012.3万元的复垦补偿,两项合计1445万元均被贪污。

 不仅如此,田庆德在其他方面也是“捞钱”的好手,村民更举报其以骗取村民入股的方式私吞国家扶贫资金46.82万元,同时在各种工程中虚报工程款进价以权谋私等等。而面对河口村群众要求公示补偿金明细的要求,却变般推脱。

 涌洞乡楠木村:以虚作实,上下串通谋私利

楠木村的问题不只集中在复垦补偿中,但复垦中产生的贪污问题与上述乡村相比亦不遑多让。比如,2013年该村总复垦户为166户,实际公示只有118户领取补贴,其中有40余户宅基证被莫名收回,更无法收到补偿。

该村村支书陈绪平、村长吴昌群也可谓当地的“土皇帝”,凡事皆“小团体”独断专行,为私利更上下串通利用一切手段瓜分村民资产。

比如,楠木村杨再林、杨正和、吴光飞等人开办有一处煤厂和一处茶厂,两处分别有面积2000余平米和1400余平米的厂房。在首批复垦测绘时,由煤厂和茶厂的杨再兵、杨再富、杨正和、杨正林、龙子和、敖春华等相关人员带领村干部进行测绘,结果村委却并未将房屋复垦结果公示和通知产权所属人。

其次是属于贺家组集体产业的凉风坳原畜牧场,该畜牧场有五栋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场房,折合金额约100余万元。该畜牧场遭遇相同问题,也未收到村委房屋复垦结果的公示。结果2018年6月16日,贺家组村民在县委国土局查询测绘图时却发现,测绘图显示板块18—1(所属地域属于凉风坳)面积475平米,已被王昌银占有;板块17—3(所属地域属于凉风坳)面积556平米,已被邓纳英(综合治理专干贺召军妻)占有。而此前村支书陈绪平、村长吴昌群、文书王昌银、综合治理专干贺召军等村干部却一直谎称该地并未复垦,实则被偷着测绘且复垦,并将5000余平复垦面积私分。

此外还有楠木组盖口句子岩猪场(属吴光高产业),面积约2000平米,吴光高申请复垦,经过几次测绘后,复垦也未得到赔偿。

据村民透露,陈绪平、吴昌群等一干人等上至窃取国家复垦补偿款数百万,下至修公路“抽取”30万,为捞钱无所不用其极。王昌银没有房屋复垦却利用职务之利套取国家支金8万多元,虚报平方480个。贺召军也虚报314个平方套取补偿金6万多元。可笑的是,陈、吴二人还曾因分赃不均发生过内部冲突。

楠木村的情况算是秀山县几个村中最复杂的一个,而涌洞乡政府几乎也深度牵涉其中,乡长孙进负责该乡的复垦工作,被曝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开票给“知道某些内情”的复垦户,以让对方多领复垦款的方式暗示“不要乱说”。同时,涌洞乡人大主席杨胜华还涉嫌与相关人员串供,利用金钱做“封口费”,给上访人两三万让上访人不要上访。

妙泉镇大田村:侵占私吞,村民居无定所

同年是在2011至2012年间,该村村主任李兴军大肆虚报复垦面积骗取补贴,不仅为自家复垦土地多报593平方米,骗取补贴128681元。更以虚假姓名将学校占地的600平方米上报并贪污补偿781200元。

就这样还不够,李兴军高架桥侵占康家组、乱岩溪组等地10余户村民的所有土地3000多平方米变为集体所有,651000元亦被私占。

石耶镇西大村:官官相卫,钱款去向不明

2011至2012年间,该村总复垦收入为610万元,村民前往镇政府询问,镇政府表明钱款已打入村集体账户,但村干部既不发放补偿款也不进行公示。诡异的是,按照重庆市对农村房屋和附属用地复垦整治规划图定位,凡是房屋和附属用地圈入图纸红线内的都有补偿,而该村佛山坡四个片区总共有附属用地3244个平方,每平方补偿款为217元,对于这笔钱的去向,镇政府仍是已打入村集体账户,可这笔钱在村委会的交待推诿中去向仍是个谜。

钟灵乡马路村:明目张胆,占用集体资产

该村白竹组,后头院子组林场面积10000平方米,被村长田茂江及组长杨永兴强行复垦,补偿款一分钱也没发放给村民。岩上组属于村集体所有的学校,约10000平米,也被田茂江私自复垦,涉及补偿金额达200万元。

下级小官大贪+上级不作为、乱作为,已成贫困乡村之疡

上述各村以欺骗的手段强行霸占老百姓宅基地复垦赔偿款,以及减少实际面积,擅自添加给自己或者亲友的“私占贪污”事例只是部分情况,其中还掺杂有各村一、二把手及其他干部坑蒙村民的若干行为。但无论这些基层干部如何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他们已令“党员”二字蒙羞,令“政府”颜面蒙羞,亦令党和国家的扶贫政策蒙羞。

鉴于整个事件发基本发生于2011至2012年左右,长达五、六年的奔走中上级部分为何又一直对此事视而不见呢?

主要是乡、镇两级官员为各自利益的相互袒护,以及县级官员面对下级官员贪腐行为的不作为。据村民控诉,秀山县纪委主任刘波在村民的多次请求下,甚至采取高压、推诿、作假的手段“宁事息人”,却成为为虎作伥的帮凶;秀山县国土局主任万天文,在村民请求复查有关复垦图纸、面积、现金明细等原本应公示的资料时,竟以“机密资料”哄骗村民不予出示;秀山县监察委员会主任刘东晖、廉政文化中心干部张才俊等组织调查组去调查,不仅没能给村民以答复,反而恐吓举报人。这些行为无论是不是为了“维稳”,都无法成为辩解“不作为”的借口。

 

毫无疑问,秀山县下级乡村某些干部的作法已经严重损害到党的威信与尊严,更损害了国家与民的利益。正所谓正义会迟到但从不缺席,习总书记也强调“农村的发展需要好的带头人”,而秀山县这些贪污腐败干部已经成为党内的“害群之马”,而对于这类人,绝对不能姑息。